移动应用 当前城市:长沙{切换}
法律资讯
律师门户:一个金融律师的心路历程
发表于 2020-11-25 浏览:
文章导读:离开央行:一个金融律师的心路历程 前段时间,因为在四川大学为央行系统的官员开讲座,有感而发,写了一篇随笔《我与央行的缘分》,发出之后,许多朋友一直在追问下一篇什么时...

  离开央行:一个金融律师的心路历程

  前段时间,因为在四川大学为央行系统的官员开讲座,有感而发,写了一篇随笔《我与央行的缘分》,发出之后,许多朋友一直在追问下一篇什么时候能出来。一晃又拖了那么久,今天终于有点时间,那就继续写下去吧。

  上一篇说到,我在央行系统的“三级跳“,从基层的泸州市分行,一直走到了人民银行总行,并且参与了中国第一部金融大法的起草立法工作,还执笔撰写了《人民日报社论》。见识了许多大场面,认识了许多大人物,破除了心里对他们那种神秘感,难怪会发出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”的感慨!

  许多人都会奇怪,中央银行,多么光鲜的工作,多么高大上的单位,未来有无数种想像的可能,而你居然辞职了,下海做律师了,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
  确实,能够在金融机构工作,尤其是能够在中央银行工作,是让许多人羡慕的。而且,按照行业惯例,在机关熬到一定年头之后,即使不能原地提拔,也可以“曲线救国”,到其他商业性金融机构任职。比如到新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,农村商业银行,外资银行,证券公司,保险公司,信托公司以及各种各样的类金融机构,像我这种资历和背景,先弄个副职干干,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。

  钱钟书先生的《围城》,揭示了一个人类社会存在的普遍真理,那就是:城里的人想冲出去,城外的人想冲进来。远方的、不可知的风景总是很迷人,总是很有吸引力。这对在央行机关工作的人也是一样的。尽管在央行工作看起来无比光鲜,但机关的体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。比如:论资排辈,任人唯亲,劣币驱逐良币,对个性的限制等等现象,都是存在的。所以,对自由的向往,就成了我离开机关的最大动力。

  马克思曾经说过:无产者失去的只是锁链,而得到的,却是整个世界。这个道理也适用于那些在单位过得不爽乃至活不下去的人。因为反正没有什么可失去的,搏一下也许还有新的机会。而对于那种“鸡肋”似的工作,就有许多的纠结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就是这种矛盾状况的形象描述。但对于在中央银行的这种工作,那可不是鸡肋,无论从政治前途、经济收入、社会地位、发展前景等各方便来衡量,都是一份含金量相当不错的职业。

  所以,当我的内心冒出了离开央行这个念头之后,内心的矛盾和纠结就可想而知了。一方面,是稳定的工作收入以及可能的辉煌前程,另一方面,却有可能是万丈深渊,甚至可能流落街头。但内心那个向往自由的声音,却一直在呼唤着我。翻看那一段时间记下的日记,一会儿对自己说:绝对不可轻举妄动,否则可能万劫不复;一会儿又对自己说:这辈子如果不出去闯一闯,总觉得壮志未酬,于心不甘。而且,再不走就也许没有机会了。

  我清楚的记得,就是在这段时间,一位律师界的老大哥(也是带我走上律师之路的引路人)来我家做客。闲聊当中问我女儿:如果你爸爸辞职去做律师,你同意吗?女儿的回答很干脆,三个字:不同意!她的理由很简单:如果爸爸辞职了,我就不能参加人民银行组织的暑期儿童活动了!老大哥很奇怪的追问:您的暑期儿童活动是在哪里呢?女儿回答:是在月亮湾游泳。老大哥胸有成竹甚至很不屑地说:如果你爸爸辞职挣了大钱,可以带你去爱琴海游泳。谁知女儿却说:我不知道什么爱琴海,我只喜欢月亮湾!

  最终,几经周折之后,我还是选择了:听从内心的声音!

  说实话,做出这样的选择,是需要点胆识的。在我看来,胆识就是胆量与见识。胆量当然要有,老是优柔寡断,瞻前顾后,犹豫不决,一辈子也成不了什么事。但是,仅有胆量是远远不够的,君不见,有许多“莽大胆”的人,见到别人下海做得不错,头脑一热,扑通一声跳下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,他并不知道海里的暗礁险滩,风高浪急。所以,胆量需要以见识作为前提,如果没有对未来世界清醒的认识,准确的判断,充分的准备,十有八九是要被大海淹死的。

  我在下最后的决心之前,至少对以下几个方面,有了初步的判断和一定的准备。

  首先,是对自己专业能力的判断。

  当时,我已经在金融领域从事了法律工作十几年,在金融监管、金融立法、金融司法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再加上平时勤于思考,笔耕不辍,在各级刊物上,写出了不少有分量的文章和案例分析。尤其是在金融界和全国各地的讲学,让我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会知名度。虽然还没有真正辞职从事专职律师工作,但对这个行业已经有了基本的判断。这段时间已经有不少的金融机构来找我解决问题,让我体会到了社会的需求和专业的力量。一个代表性事件,是我在人民银行的一位同事,上海分行法律同行的辞职,以及他所反馈给我的信息,更是让我对此坚定了信心。

  其次,是对社会发展趋势的判断。

  自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,也就是说,历史的趋势是不容逆转的。市场经济是坚定不移地方向,而市场经济伴随的,必然是法治的需求。侭管我们目前还是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,但只要是市场经济,其核心需求就不会变。所以,整个社会对于律师的需求必然会与日俱增。而且,由于金融在市场经济中的核心地位,金融领域的法律需求必然会更加旺盛,但由于金融的专业性,社会上普通的律师,对于金融领域的法律需求往往很难满足,而我由于特殊的工作经历和专业背景,恰好具有这方面的优势。所以我认为,未来正是我大展宏图的好机会。

  第三,是心里的把握,以及如何做好最坏的准备。

  事情走到这一步,我感觉自己内心已经有了70%左右的把握,尽管未来还是有相当比例的不确定性,但是就我的性格而言,有了70%左右的把握,我就肯定敢迈出这一步了。这可能与我的人生经历和性格基因有关,在我当年大学中文系的同班同学当中,据我所知,迄今为止只有我一个,是敢把公职身分彻底去掉,只身下海闯荡的人。所以今天我越来越相信:“性格决定命运”这句话,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。

  当然,在我内心,我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,那就是:如果我辞职之后,一分钱也挣不到,面临饿死的边缘的时候,我就去找一所大学或者中学,应聘做教师,我坚信,就我多年的专业积累和还算出色的表达能力,我一定能够征服学校,征服学生,成为一名受到欢迎的优秀教师。后来这些年的全国性讲学,纯属歪打正着,无心插柳,但这也恰好证明了,我当初对自己的认识是恰当的。

  由于有了清醒的认识,准确的判断,比较充分的准备,辞职之后总的还算顺利。至少没有走到饿死的边缘。我用了一年的时间,就把在机关20年的工资收入都挣了。这个时候我就想,我要把这笔钱放在一边,作为我今后的保障,因为我在机关工作20年,不就是为了要这个保障吗?有了这笔钱作为保障之后,我就可以去做我自己想做而且喜欢的事情,这不就是经济学上典型的“机会成本”吗,我用牺牲机关的“地位和保障”,换取我的“自由和成就”,在我看来,这个成本是划算的,这个风险是值得冒的!

  后来的事实证明,我的认识是清醒的,判断是准确的,准备也是充分的。当然,成果也还算是丰硕的。至少,我现在可以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我也可以拒绝不愿意做的事情,我拥有了说“No”的权利。我拥有了一定程度的财务自由、人身自由、精神和灵魂上的自由,这些,难道不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吗?

  在从事专业金融律师工作的岁月里,我充分发挥了“既懂金融,又懂法律”的综合性优势,为我的客户(主要是各类金融机构),解决了大量的疑难问题,为他们挽回了巨额的损失,并从机制上为金融机构防范风险,在业务发展和利润增长上为他们出谋划策。在金融法律领域从业整整三十年,我已经金融系统的新兵,变成了一个专治“金融疑难杂症”的老中医,当然,这是朋友们的戏谑之语,其学术化的表述是:金融界的法律专家,法律界的金融专家。

  而这,正是一位专业金融律师的边缘优势、杂交优势、综合优势!

返回上一页
上一篇:户口本丢了补办需要哪些资料
下一篇:什么是劳动关系管理(公司怎么做劳动关系管理
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
快速申请办理
称呼: *
电话: *

订单提交后,10分钟内,我们将安排工作人员和您联系!

热点资讯
联系我们


联系人:
热线:
QQ:
地址:

友情链接: 贵阳律师事务所
以上信息整理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!律师啦是一家专业律师聘请网站,湖南长沙市请律师费用多少,长沙哪个律师事务所厉害,请律师怎么收费,长沙雨花区刑事律师收费标准,长沙县有名离婚律师咨询,尽在律师啦!
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:长沙律师事务所